高价报班培训却精神失常!揭秘有害培训全国首案

服务介绍 浏览(1196)

德国电影《浪潮》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名高中历史老师和学生做了一个模拟实验,他引导学生设立统一的口号、一致的打招呼方式、穿同款的服装。短短三天之后,班级的学生都对自己的组织确立了高度认同,他们团结、亢奋而激进,所有持反对意见的同学被视为异类。

电影中的情节,竟然在现实中上演:众多学员缴纳高昂的学费,进入一家名为“众鼎商学院”的培训机构,三个阶段的学习后,他们对导师的理论产生了高度认同。从此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感召更多的新学员参与进来。

任何感召工作不积极的“后进生”,都会得到教练和“尖子生”的“特殊照顾”,他们会采取拉横幅、静坐示威等方式,逼迫完成感召任务。

据公司高层介绍,课程内容来自美国的“教练技术”,这一技术号称能通过改善被教练者心智模式来发挥其潜能和提升效率。

然而,关于“教练技术”培训涉及传销、洗脑的争议一直不断。不少学员因上了这种课而家庭破裂。另据警方调查发现,有多名学员在培训期间突发精神疾病。

日前,众鼎商学院终于走到了尽头:因涉嫌强迫交易、寻衅滋事、传销等6项罪名,公司董事长陈万顺等20人被警方逮捕,并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据悉,这也是目前全国范围内公安机关对利用企业教练技术在有害培训领域侦破的第一宗案件。

第一阶段:建立信任关系

煽动性话语配合灯光音乐诱骗学员卸下心理防备

“80后”李剑锋是东莞一家小型贸易公司的老板,在身边人眼中,他已经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不过他自己却一直深感能力不足。从2014年起,他频繁地参加社会上各类培训班。

2016年7月,有朋友向他介绍了众鼎商学院,简单了解后,李剑锋马上决定加入,并立即向朋友账户转入4.5万元学费请其代缴。

众鼎商学院的招生对象以中小企业主、公司高管为主。陈万顺认为,“这些人有钱、有人脉,迫切想提升自己的领导力”。

培训课程分为三个阶段:“自省力”“人生蜕变”“百日赢”。前两个阶段通过群体游戏、催眠等手段,让学员绝对相信教练,第三阶段则会逼迫学员去感召“海星”,拉拢新的学员入场。

然而,满怀热情的李剑锋并不知道这一切。在正式开始学习前,他首先需要填写一份报名表格,要求学员详细罗列自身的经济状况、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公司的年营业额、人员规模等,“填完之后,还会有专人打电话核实”。

第一阶段的课程名为“自省力”,即引导学员发现自我,耗时三天四夜。这一阶段的课程内容有信任联系、选择练习等。

在信任联系阶段,每个人会随机分配到一名“死党”。导师会要求学员“将一件使你受伤害的事告诉你的搭档,把你的感受传递给他,让他感受到你受到的伤害”。

随后导师会告诉学员,要摆脱所谓“受害者心态”。“当你把自己当成一个受害者的时候,你是软弱的,你是无能的……当你不再抱怨、不再指责别人,而是去想我自己应该在这件事中承担什么责任,我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你会发现所有人都有美好的一面。”

众鼎商学院一阶段的导师主要有两人:一个是公司的副总裁周文,另一个是客座导师曲刚。两人的话语极具煽动力,配合精心设计的灯光、音乐场景,很多学员在潜意识里接受了这些似是而非的理论。

李剑锋曾借出几十万元帮一个关系亲密的朋友渡过难关,然而,这位朋友在收到钱后却拒不归还,让李剑锋极其受伤。

在接受所谓“受害者理论”后,他主动联系朋友,表示欠债一笔勾销,两人还是好朋友,对方也主动向李剑锋表达歉意,从而“挽回了一段友谊”。

第二阶段:抹杀个人意识

教练恶毒辱骂学员多人突发精神疾病

因“成功挽回一段友谊”而倍感振奋的李剑锋,很快参加了第二阶段的课程。

第二阶段课程一直由金文负责,这名身材矮胖的45岁女子,也是整个众鼎商学院工资最高的员工,据称年薪440万元。她在课程中并不以本名示人,而是给自己起了一个“金露珊”的艺名,可学员们更愿意称其为“金魔头”。

金文称,第二阶段的课程目标是“让学员变得更加‘柔软’”。

而她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辱骂。在第一堂课上,李剑锋就领教了金魔头的教学风格。

本该早上8点钟开始的课程,到8点20分却未见老师踪影,学员中开始骚动。

一直藏在暗处默默观察的金文,此时就会带着扩音器,大步冲进房间,对着学员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在干什么?你们这种时候还在打闹?知道你们为什么活成这个×样子?”言语中满是不堪入耳的字词。

金文厉害的地方在于,她会针对每位学员准备单独的“骂法”。课程开始前,她会对每位学员的背景进行充分调查,准备单独教案,她的辱骂总是能戳中学员内心深处最为隐秘的伤疤。

“有个学员上课时想上厕所,金魔头就骂他没有规矩,一路骂到了他和弟弟的生意纠纷,‘没有格局、没有担当’。一个30多岁的大男人,被骂到嚎啕大哭。”李剑锋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第二阶段还有很多团队游戏,包括向大家分享“你与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的故事”“你伤害你母亲的一件事情”;上台进行角色扮演,性格沉闷的人扮演谐星,有洁癖的人扮演乞丐,而性格保守的女性则需要身着内衣跳舞。

这些游戏耗时很长,从早上8点一直持续至晚上10点。学员下课后还有大量作业需要完成,每天只有5到6小时的睡眠时间,始终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

广东警官学院犯罪心理学副教授彭琨分析,疲惫会影响自身的价值判断程度,大脑会陷入麻木状态,从而更容易接受导师灌输的思想,而强迫分享隐私,则会拉近人际之间的距离,营造个人对群体的依赖感。

高强度的课程设计,伴随着极大的心理压力。据警方初步调查,至少有5到6名学员在这一阶段突发精神疾病而被送入医院治疗,有多人至今仍需家人陪护。

第三阶段:感召“海星”入伙

班长带头围堵同学工厂强迫学员拉新人下水

第二阶段后期,金文会给学员讲“少年与海星”的故事:

一个男子在海边看到一个少年正不停地把海滩上的海星扔回大海。海岸上,海星足有上万只。

“为什么要把这些海星扔回海里去?”男子问。

少年回答:“大海已经退潮了,到明天这些海星都会死的。”

“你觉得你能救得了所有的海星吗?”

少年回答道:“能救一个是一个。”

故事讲完后,金文会要求学员们向这位少年学习,感召更多的“海星”来参加培训课程,培训也由此进入第三阶段——“百日赢”。

三个阶段的学习也是一种筛选机制。不容易被洗脑的人,在听完前两个阶段的课程后,一般都不会继续参加后续学习。100个一阶段学员中,只有不到20人能坚持到最终的第三阶段。

三阶段的讲师被称为“主教练”,通常由公司员工担任,还有三到五名教练,由往期学员担任。每名学员都需要定下“感召”目标,而教练则会不停地催促学员完成自己的任务。

2016年9月,正在开车的第200期学员李立,每隔5分钟就能接到来自教练倪某的电话,倪某不停地询问李立的感召情况。

终于,在差点撞到一位行人后,李立在电话里与倪某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争吵很快从电话里蔓延到了学员微信群中。出乎李立意料的是,群里的同学,竟然一面倒地指责他,要求他向教练道歉。

“疯了!”一怒之下,李立退出了微信群。

当晚8点,李立位于东莞某镇的工厂被100多人团团围住,带头的正是三阶段的班长杨勇。杨勇等人提出的要求是:李立向教练道歉,并回到班级继续完成感召任务,否则“后果自负”。门卫报了警,最终这群人忿忿离去。

这样的场景并不鲜见。“逼迫学员感召最狠的,往往是同为受训对象的其他学员。”办案民警介绍。这一过程被形象地称为“逼果子”。